www.1292.com www.0029.com www.5023.com www.5949.com

人大代表长王金南:希望建立人民环保监督员制




更新时间:2018-03-27   浏览次数:

  全国人大代表、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院长王金南谈环保监督

  “希望建立人民环保监督员制度”

  数据显示,山西汾渭平原是全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区域之一。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王金南成了山西团的“红人”。作为由中央提名在山西选出的全国人大代表,山西代表团多位市长向王金南追要治理环境的“药方”,在这次参会过程中他提出建议,要将汾渭平原地区纳入国家大气污染治理重点区域。

  对话人

  全国人大代表、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院长王金南

  建议把汾渭平原地区纳入国家大气污染控制重点区域,这是根据汾渭平原污染的状况来决定的。

  建议建立人民环保监督员制度,因为老百姓就是环境污染最大的受害者,也是环境质量改善最大的受益者,本身有动力去监督自己周围的污染。

  谈山西环境治理

  汾渭平原纳入国家大气污染治理重点区域

  北青报:会议期间,山西一些市长找您追要治理环境的“药方”,您都给他们出了什么主意?

  王金南:在山西代表团里,我是唯一的环保领域的代表。我是中央提名的代表候选人,在山西当选,我个人感觉这样做也是考虑山西环境污染的问题。作为山西代表团的全国人大代表,我就应该为山西的环境保护做点贡献。这次临汾、吕梁、阳泉、晋中等城市的市长都来问我,希望我给他们这些城市的环境保护出谋划策。

  目前,我们正在国家层面制定蓝天保卫战三年作战计划,对这个领域相对比较清楚。当务之急,需要让山西各级政府领导知道山西环境问题的严峻性。

  山西有些污染重的城市,他们可能觉得做了很多努力,但是没有明显的治理效果,我就告诉他们你做的事情为什么效果不明显,还有哪些事情你没做,哪些需要继续努力。

  北青报:两会期间您有针对山西的具体建议吗?

  王金南:我有一个建议,就是把汾渭平原地区纳入国家大气污染控制重点区域。这是根据汾渭平原污染的状况来决定的,2017年全国338个地级以上城市,99个城市空气质量达标,山西一个都没有,全国3个二氧化硫超标的城市――晋中市、临汾市、吕梁市,都是在山西。所以山西的压力很大,这也是一种责任,也可以说是倒逼。借助这个机制可以产生更大的整治动力,可以从国家层面、政策角度给予支持。

  两会结束以后,我考虑举办一个汾渭平原地区空气质量管理技术研讨会。作为代表我也有责任下去调研,和大家一起沟通一下,真正为这些城市的环境治理,特别是蓝天保卫战支招。

  谈代表建议

  建立人民环保监督员制度

  北青报:您是第一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这次上会有准备议案或者建议吗?

  王金南:我以前是北京市人大代表,这次是第一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这次我带来7个建议,总体上来说分为两种类型。

  第一种类型是比较顶层的,主要结合我自己的研究领域来确定的,建议加快研究制定生态文明建设促进法。这次宪法修正给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根本的法律保障,全社会对生态文明建设也高度关注。我认为应该给生态文明建设提供法律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构建生态文明制度和体制,同时这也是一个促进的过程,因此我强调说是生态文明建设促进法。

  第二个层面涉及到政府三大攻坚战,特别是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我建议建立人民环保监督员制度。我用了“人民”,因为老百姓就是环境污染最大的受害者,也是环境质量改善最大的受益者,本身有动力去监督自己周围的污染。之前有些省市花几千亿投资用到大气污染治理中,其实你一年拿出其中一小部分用来奖励老百姓举报,加强污染监督,那可能会取得更好的效果,这就是一个路径选择的问题。

  还有三个建议是针对具体出现的问题:一是继续推进和落实煤改电、煤改气工程。这是方向性的东西,不能半途而废,无论是从空气质量的改善还是老百姓生活质量的提高,我个人看来都是很重要的。当然这个过程有老百姓承受能力的问题,这些都需要政策各方面的支持,但大方向要坚持。二是继续整治散乱污企业。这一工作对改善京津冀空气质量、实现京津冀地区产业转型和高质量发展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因此建议在完善政策机制的基础上,继续加大整治散乱污企业的力度。三是建议在环境规划、方案的制定过程中科学衡量环境与经济效益。我建议加快建立环境政策规划的费用效益分析,分析这些方案、政策、规划实施以后对社会经济的影响,实现环境、社会、经济效益的统一。

  谈治污方法

  科学制定减排方案

  北青报:您说过现在到了科技治污的阶段,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阶段?

  王金南:科技治污,首先就是要分析清楚污染物来源是什么,专业术语就是开展源解析和制定排放清单。比如说PM2.5里面主要成分是什么,是本地产生的还是扩散过来的?是从哪些行业产生的?污染物排放的时空发布是怎么样的?每个城市发展阶段不一样,污染物主要成分也不一样,这就是源解析和排放清单,要从科学的角度说清楚,否则就搞不清楚从哪里下手。

  第二,一个地方空气改善,我们说“人努力,天帮忙”,这两个因素各占多少呢?我们做方案都是基于气象条件常态化、平均的一个状态去做。如果一个地区气象条件恶劣,扩散条件差,效果就会受到影响。因此,在做方案的时候、最后评估的时候,都要从科学的角度说清楚。

  第三个是减排方案的科学性。通常我们制定的是日常减排方案,这已经满足不了精细化管理的要求了。因此,我们还需要做针对短期的方案和模拟,科学地制定减排方案。特别是怎么科学制定重污染天气下减排应急方案,比如红色预警、橙色预警如何减排才能降低重污染天气。

  北青报:刚才说“人努力,天帮忙”,要怎么努力?您的建议里提到要建立人民环保监督员制度,能详细说明吗?

  王金南:现在的环保督查一说就觉得当然是政府的责任,比如说中央环保督查。去年环保部在全国范围内调动6500人次执法人员,作为京津冀蓝天保卫战的监督人员,但这依然满足不了要求。

  所以,我建议建立人民环保监督员制度,请老百姓来做。请来之后,先做些培训,例如有些举报怎么样才能成为环保执法的依据。不可能说你举报一下就可以了,因为这是很严肃的事情。而且还要有一些技术上的培训,逐渐建立长效性的机制。

  这个建议除了补充环保执法队伍的不足之外,还可以提高老百姓的环保意识,让公众参与环保,把老百姓自己的切身利益和环保监督相挂钩,这是很直接的。

  谈环保领域新变化

  环保税实施一年后建议做评估

  北青报:4月1日起环保税将开始征收,能否具体介绍一下?您怎么看待这项工作?

  王金南:环境保护税是生态文明建设中的重大制度创新。在国际上,开征独立型的环境保护税只有我国。这项制度我觉得还得通过一年观察,建议实施一年以后做个评估。

  总体来说,这是个环境行为税,还是希望能根据地方环境污染的状况去确定税率,而不是说根据企业承受能力去确定。当初我们制定环保税政策,有人提出要考虑企业的承受能力,这是不合适的。

  环保税在制定原则上来说,还是非常科学和健全的。如果说污染排放税征收不上来,税收收入越来越小,那说明污染排放越来越小,这是环境保护税的理想状态。不是说这个税征得越来越多就好,那就失去了环境保护税本身的定位。

  北青报:这次国家机构改革,不再保留环保部,组建生态环境部,您如何看待机构改革中对环保部的变革?

  王金南:从大的方面来说,国家高度重视生态环境保护工作,是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的重大布局。从历史进程来看,环保机构基本上是10年一次大的飞跃。1973年最早是国务院环境保护领导小组,1982年成立环境保护局,归属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1988年独立出来,成立国家环境保护局,是国务院直属机构,副部级单位。1998年升格成国家环境保护总局,成为正部级机构,但还是国务院直属单位,不是国务院组成部门。2008年正式成为环保部,国务院组成部门。现在再次进行了调整,组建成生态环境部。

  这次还有一个很大的特点,把生态文明建设提高到很高的高度,不管是宪法的修订还是政府工作报告都把生态文明建设作为政府的重要职责。特别是政府工作报告中,把空气质量列为七个群众不满意的地方的第一个,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从生态文明建设的角度,目前有自然资源部和生态环境部两个部门来担当这个责任,前一个主要是从保障国家生态安全角度说的,后一个更多的是建设美丽中国角度提出的。设立自然资源部和生态环境部是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的重大体制安排。

  文/本报记者 高语阳



友情链接: WWW.453.COM WWW.447.COM 中彩网 88娱乐2网址 88娱乐
Copyright 2017-2022 香港正版综合资料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